清同治十三年(1874年),当时的大清首富、“红顶商人”胡雪?#20197;?#20182;事业鼎盛之?#39318;?#31609;药店。他选择毗邻西湖的吴山脚下,精心筑造了气势恢宏的建筑群。店名“胡庆余堂”出自《周易》,“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;积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?#20445;群?#32993;雪岩开药店之初衷,又与药号的营业特色相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经过十几年的苦心经营,胡庆余堂成为名闻天下的药店。当时有“天下药店两家半”之说:“北有同仁堂,南有庆余堂,广州的陈李济算半家”。而在历史的推进中,同仁堂与陈李济的古建筑以及老作坊行将消逝,唯胡庆余堂完好地保存了自身文化特征,并同时拥有“全国重点文保单位”和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”两顶“?#20351;凇保?#36825;在我国的企业中尚属首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创建到兴盛,从变故到黯然,?#26377;?#29983;到繁荣……胡庆余堂承载着时代的风云,穿越了140年的动荡沉浮。尽管沧海桑田,世事多变,?#27426;?#32993;庆余堂的基业没有动摇,它的招牌如初,风采如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戒欺”店训——奠定百年基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年胡雪岩创办胡庆余堂?#20445;易?#20004;个字‘戒欺’。要多予少取,先予后取。不搞一锤子买卖,丁是丁、卯是卯,一件是一件。就是要有这样的步步为营、稳扎稳打的‘品牌项目’。”2014年9月,相关领导在考察海外的中国企业时引用了“戒欺”二字,阐述企业走得远的真谛。而这两个字,正是胡庆余堂百年基业的根本,历久?#20013;?#30340;神奇答案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胡庆余堂以悬?#36951;?#21310;著称,几乎堂堂有匾,柱柱有联。众多的匾额都是面向顾客的,唯独有一块与众不同,它面朝店内,藏而不露,是专让自家员工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就是胡雪?#20197;?#20809;绪四年(1878年)亲笔跋文的“戒欺”一?#25671;?#23427;高悬于厅堂,被奉为店训。“戒欺?#24517;以唬骸?#20961;百贸易均着不得欺字,药业关系性命尤为万不?#21892;邸?#20313;存心济世,誓不以劣品弋取厚利,惟愿诸君心余之心。采办务真,修制务精,?#24674;?#27450;予以欺世人……”上述文字,被如今的胡庆余堂“掌柜人(CEO)”—刘俊视为胡雪岩经营药业的“政治”交代,“这是胡雪岩留给我们的最有价值的品牌遗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戒欺”?#20174;?#22312;生产上就是“采办务真,修制务精”。“采办务真”的“真?#20445;?#25351;入药的药材?#27426;?#35201;“真?#20445;?#21147;求“道地?#20445;?#20174;源头就优选药材质地;“修制务精”的“精”是精益求精,其意是员工要敬业,制药精?#28014;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经营上,“戒欺”的体现是“真?#27426;?#20215;?#20445;?#21521;顾客正言胡庆余堂的药童叟无欺,这个产品就值这个价,绝?#27426;?#20215;。胡雪?#19968;拱选?#39038;客乃养命之源”写入店规,教育员工把顾客当作衣食父?#28014;?#21407;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马洪曾惊叹,日本人标榜自己率先提出“顾客是?#31995;邸保?#32993;庆余堂竟在100多年前就把顾客提?#20581;?#20859;命之源”高度来认识,真是了不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乃仁术”——弘扬仁义人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胡雪?#19994;?#20840;部事业生涯中,胡庆余堂仅?#24049;?#23567;的一部分。经营生丝失利后,胡雪?#19994;?#20027;业均一夜破产、烟消云散,为何唯他积善所建的胡庆余堂独善其身呢?其中缘?#26705;?#31163;不开胡庆余堂“是乃仁术”的玄思哲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现今,胡庆余堂门楼?#20808;?#20445;留着胡雪岩所立的“是乃仁术”四个大字,它出自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:“医者,是乃仁术也”。它表达了胡庆余堂的创办初衷是为了广济于人,更?#20174;?#20102;当时就有?#28079;?#21487;贵的治病救人的仁义。百年以降,胡庆余堂一直铭记这一祖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3年春夏之交,“非典”袭击杭州,抗“非典”药一天卖出三万余贴,而配方急需的金银花等中药材供应价飞涨。当时胡庆余堂传承弟子、胡庆余堂掌门人冯根生当即拍板承诺:哪怕原料涨100倍,也决不提价一分。为此,胡庆余堂亏损50多万元。《人民政协报》头版刊登了评论文章《向冯根生致敬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作为拥有百年历史的胡庆余堂,其所作出的决策,总带有它特定的历史烙印和文化基因。当年胡雪岩深知,要行善天下非他一人可为,为此他在“戒欺?#24517;?#20013;语重心长道:“余存心济世?#20445;?#24799;愿诸君心余之心”。他的言传身教使得自家员工们同心同德,长年累月地施药积善。晚清年间,战乱频?#20445;?#27743;南一带瘟疫盛行,胡庆余堂免费开仓放药、济世?#35753;瘢?#22312;江南传为美?#28014;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百年后的今天,胡庆余堂在“非典”期间的行为,不仅是企业使命的?#26377;?#26356;是实现了对企业文化的期待。“企业要发展,但不能忘却自身的社会责任和社会担当。”刘俊如此评价胡庆余堂的此番义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胡庆余堂的百年发展历程中,形成了一套以“戒欺”、“是乃仁术”等为核心的独特文化体系。140余年间代代相传、垂范后世,树立了一块百年不倒的金字招牌,无愧于“江南药王”之?#28889;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修成“规矩”——重迈青春脚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胡庆余堂的百年,不仅从晚清风雨飘摇时走来,也经历了中国最动荡的时期。胡雪岩之后,胡庆余堂几经易主。所?#20197;?#25112;乱频发的20世纪上半叶,胡庆余堂铭记胡雪岩“戒欺”教诲,在?#20132;?#32439;飞中一次次逢凶化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新中国的诞生,胡庆余堂也开始了新生。1956年“公私合营”后,改为胡庆余堂制药厂,之后又改称杭州中药厂。1972年,杭州中药厂一分为二。胡庆余堂—也就是杭州中药厂原厂部改称杭州中药一厂。而位于杭州城西?#20197;?#23725;下的郊外生产?#23548;洌?#21017;升格成为杭州第二中药厂,由胡庆余堂的关门弟子冯根生任厂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建厂之后,二厂艰苦创业,实施中药的改型换代,?#32676;?#24320;发出“青春宝”、“双宝素”等经典优质新品,并于1992年组建中国青春宝集团。而令人叹息的是,与?#36865;保?#32463;历了一百多年的胡庆余堂,却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,逐渐变得举步蹒跚,一代风流总被雨打风?#31561;ァ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6年底,胡庆余堂加入青春宝集团,成为其全?#39318;?#20225;业。以冯根生为首的新任领?#21450;?#23376;入主胡庆余堂,其中刘俊临危受命,成为胡庆余堂总经理。面对经营不善的胡庆余堂,冯根生开出“12字药?#20581;保?#36716;换机制、擦亮牌子、清理摊子,并提出“?#20808;?#30495;真做事,规规矩矩做人”的经营理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冯根生一脉相承,刘俊赋予了“规矩”更多内涵:不仅是做事要有规矩,更是要符合市场这个规矩,要转变观念,创新现代化的经营管理模?#20581;!?#20462;成规矩,乃得方?#30149;保?#32463;过了三年的“规矩”修炼,胡庆余堂每年实现利润均超过100%,赢得了杭州市纳税大户的荣誉。这株百年老树,枝枝叶叶上又重现了青春的亮色。如今,“规矩”理念已成为胡庆余堂企业文化中最鲜活、最生动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2年初,“胡庆余堂” 荣获中国驰名商标后,2010年末,中国邮政首次为胡庆余堂等发行特种邮票。一家企业集团相继拥有两个国家殊荣,实属罕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药文化再续?#26352;?#26032;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老还童之后,胡庆余堂并未停下脚?#20581;?999年,“大胡庆余堂?#22791;拍?#27178;空出世。所?#20581;?#22823;?#20445;?#26159;一种整合资源的全新思维,其外延广泛却又与药业紧密相关。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,就是深入挖掘企业所代表的中医药文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俊曾指出,胡庆余堂在众多老字号的湮?#24674;校?#33021;够生存并?#27426;?#21457;展,很大程度缘于很好解决了今日品牌对历史元素的继承和融合,并?#27426;先?#20837;符合时代发展的商业元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修“保和堂”作为文化营销的典型,就是对刘俊所言的极佳解读。民间传说《白蛇传》中的主人公许?#26705;?#27491;是当年保和堂的伙计。本世?#32479;酰?#32993;庆余堂恢复了被岁月湮没的保和堂,在门前竖一尊许仙铜像,重启“许仙与白娘子”美丽传说的缘起。胡庆余堂重修保和堂,不仅挖掘了传统中药文化,而且带来了不?#23578;?#35281;的经济效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“大胡庆余堂?#22791;拍?#21518;,胡庆余堂又提出一个大胆的构想—走中药全产业链之路。 经过几年的精心运作,如今胡庆余堂已经完成了以药材种?#30149;?#39278;片加工、药酒生产、成药制造、药店连锁、医疗科?#23567;?#33647;膳保健、中药门诊及养生旅游等为主业的全套产业格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“大胡庆余堂?#22791;拍?#30340;提出,到全产业链的建成,胡庆余堂总?#27815;?#20102;10多年时间。与其他企业不同,胡庆余堂并不仅是在做大规模,更是在做大企业的品牌内涵和文化张力。经济数值只能?#20174;?#20225;业的当前状态,而创造的价?#31561;?#21487;以穿越岁月,永留后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衣钵重转,?#20132;?#20877;续,在秉承“戒欺”等精神文化遗产的基础上,老字号胡庆余堂正在续写新的传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星彩开奖号码今天